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下最美 小精灵和小苗苗的快乐家园

信心构筑希望 行动成就梦想 我们是快乐小精灵2012和幸福小苗苗2016

 
 
 

日志

 
 

走近齐白石  

2016-05-19 19:23:12|  分类: 知识博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语溪子《走近齐白石》

【转载】走近齐白石 - gyyxkxyb - 天下最美 小精灵的快乐家园201201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齐白石的艺术特色——

齐白石主张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衰年变法,绘画师法徐渭、朱耷、石涛、吴昌硕等,形成独特的大写意国画风格,开红花墨叶一派,尤以瓜果菜蔬花鸟虫鱼为工绝,兼及人物、山水,名重一时,与吴昌硕共享“南吴北齐”之誉;以其纯朴的民间艺术风格与传统的文人画风相融合,达到了中国现代花鸟画最高峰。篆刻初学丁敬、黄小松,后仿赵撝叔,并取法汉印;见《祀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篆法一变再变,印风雄奇恣肆,为近现代印风嬗变期代表人物。其书法广临碑帖,历宗何绍基、李北海、金冬心、郑板桥诸家,尤以篆、行书见长。诗不求工,无意唐宋,师法自然,书写性灵,别具一格。其画印书诗人称四绝。一生勤奋,砚耕不辍,自食其力,品行高洁,尤具民族气节。留下画作三万余幅、诗词三千余首、自述及其他文稿并手迹多卷。其作品以多种形式一再印制行世。

齐白石在绘画艺术上受陈师曾影响甚大,他同时吸取吴昌硕之长。他专长花鸟,笔酣墨饱,力健有锋。但画虫则一丝不苟,极为精细。他还推崇徐渭、朱耷、石涛、金农。尤工虾蟹、蝉、蝶、鱼、鸟、水墨淋漓,洋溢着自然界生气勃勃的气息。山水构图奇异不落旧蹊,极富创造精神,篆刻独出手眼,书法卓然不群,蔚为大家。齐白石的画,反对不切实际的空想,他经常注意花、鸟、虫、鱼的特点,揣摩它们的精神。他曾说:为万虫写照,为百鸟张神,要自己画出自己的面目。他的题句非常诙谐巧妙,他画的两只小鸡争夺一条小虫,题曰;“他日相呼”。一幅《棉花图》题曰:“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不倒翁图》题“秋扇摇摇两面白,官袍楚楚通身黑。” 

  齐白石80岁之后,画虾技术颇为精湛,令人叹为观止。

齐白石轶事——

抗日战争时期,北平伪警司令、大特务头子宣铁吾过生日,硬邀请国画大师齐白石赴宴作画。齐白石来到宴会上,环顾了一下满堂宾客,略为思索,铺纸挥毫。转眼之间,一只水墨螃蟹跃然纸上。众人赞不绝口,宣铁吾喜形于色。不料,齐白石笔锋轻轻一挥,在画上题了一行字:“看你横行到几时”,后书“铁吾将军”,然后仰头拂袖而去。

  有个汉奸求画,齐白石画了一个涂着白鼻子,头戴乌纱帽的不倒翁,还题了一首诗:“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妆忽然来打破,浑身何处有心肝?”

  1937年日本侵略军占领了北平。齐白石为了不受敌人利用,坚持闭门不出,并在门口贴出告示,上书:“中外官长要买白石之画者,用代表人可矣,不必亲驾到门,从来官不入民家,官入民家,主人不利,谨此告知,恕不接见。”齐白石还嫌不够,又画了一幅画来表明自己的心迹。画面很特殊,一般人画翡翠鸟时,都让它站在石头或荷径上,窥伺着水面上的鱼儿;齐白石却一反常态,不去画水面上的鲟鱼,而画深水中的虾,并在画上题字:“从来画翡翠者必画鱼,余独画虾,虾不浮,翡翠奈何?”齐白石闭门谢客,自喻为虾,并把作官的汉奸与日本人比作翡翠,意义深藏,发人深思。

  齐白石有耿直的一面,沦陷时期,国立艺专聘他为教授,他在装聘书的信封上写下“齐白石死了”五个字,原信退回。有一个伪警察想借机索要他一张画,被齐先生严词拒绝。

 齐白石70多岁的时候,对人说:我才知道,自己不会画画。人们齐声称赞老人的谦逊。老画家说,我真的不会画。人们越发称赞,当然没有人相信他说的话。 

一代大师齐白石一直定居北京,以卖字画印章为生,生活还算过得去。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各路接收人员进入北京,搜刮勒索,闹得乌烟瘴气,民怨沸腾,百姓们讽刺这一现象为“五子登科”。白石老人生性耿介孤傲,不喜结交达官显贵,这些人索画,他不假辞色,从不让价,他只凭画艺赚钱过日子。不过,人们逐渐注意到:北平警备司令部的一位中校副官常乘坐美国吉普车上齐家。这位刘姓副官每次求画从不落空,而且齐家还常留饭。这在素奉节俭、不喜吃喝应酬的白石老人来说也是稀罕事。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北平警备司令部司令侯镜如(兼九十二军中将军长)是河南永城人,黄埔一期生,早年曾加入中共,还参加过八一南昌起义;上世纪30年代初与中共脱离联系,旋进入国民党军界。抗战初期,侯镜如的部队驻扎于湘潭和湘阳,对齐的湘潭农村亲友颇多关照。缘因于此,刘副官开始即打着侯军长的旗号求画。齐白石便作画相赠,含有报旧情之意。当然,还含有希望得到侯镜如将军保护的意思。其实,侯镜如对字画的兴趣并不大,倒是刘副官早年读大学时就对绘画感兴趣,好收藏,且知书识礼,谦恭好学,也令齐白石有好感,还主动送过他二三幅画。

    一天,在齐家白石老人思考再三,提到他有一熟人的儿子在平汉铁路长辛路店站当职员,不知何故得罪了上司,上司遂报复他,拟强调他去远离北平的一小站工作,并扬言如不去就解职。其时,这个职员的妻子患重病住院,孩子又还小,家计艰难,无计可施。齐白石闻知后甚为同情……刘副官听了此事,慨然相助,并很快解决了问题。齐白石老人甚为感谢,以后往来更多,齐白石老人“拉关系”,一为寻求一种自我保护,度过难世;二为帮助自己无力施助的,比他处境更困难的熟人、朋友。这种“关系学”充满了人情味,亦无损于齐白石老人的清风亮节。

 毕加索眼中的齐白石——

   西班牙艺术大师毕加索曾说:“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

  齐白石是我们所崇敬的大师,“是东方一位了不起的画家!”(毕加索语)。齐白石与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等不同,齐白石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家,其成功之处在于:他从文人画家统治了数百年的中国画领域,以一个农夫的质朴之情、以一颗率真的童子之心、运老辣生涩的文人之笔,开创出文人画坛领域前所未有的境界。这种境界,得到了传统文人阶层与广大平民百姓的交口称赞,从而确立了齐白石在画坛上的历史性地位。他的绘画充满了泥土芬香、生活气息,其作品既师造化又师古人,达到了民间艺术与传统艺术的统一,写生与写意的统一,工笔与意笔的统一,无限生机跃然纸上。

  1956年6月张大千曾去拜访毕加索,三次而不得接见。张大千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画家,最後还是见到了毕加索,毕加索不说二话,搬出一捆画来,张大千一幅一幅仔细欣赏,发现没有一幅是毕加索自己的真品,全是临齐白石的画。看完後,毕加索对他说:“齐白石真是你们东方了不起的一位画家!……中国画师神奇呀!齐先生水墨画的鱼儿没有上色,却使人看到长河与游鱼。那墨竹与兰花更是我不能画的。”他还对张大千说,“谈到艺术,第一是你们的艺术,你们中国的艺术……”“我最不懂的,就是你们中国人为什麼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西方一位大画师,这样评价齐白石,由此可见齐白石的价值。

  齐白石把生活中感兴趣的和较熟悉的一切事物统统都搬进了他的画面上。他的选材突破了单纯的民间画、学院画之间的森严界限,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画家具有他这种罕见的表现现实世界的热情,他把平凡普通的事物作为画材从而使自己的画达到了空前的丰富。

齐白石部分作品展示——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走近齐白石 - 语溪子 - 语溪子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